道医馆
  养生堂
十方募化-筹集善款-重修道观
 
查看信息 首页 > 道教医学 > 查看信息  
道医会——张至顺老道长发言

发布时间:2012.04.09 新闻来源:道医会 点击:81
 
光阴
 
时间是宝贵的,光阴不能错过,我们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寸金失去有处找,光阴一去无处寻。”光阴,《阴符经》上面就是这个阴字,光是什么?为什么光有光阴,没有光阳?这是个有意思的问题。
 
“灮、陰”这两个字认得?这个阴是什么?为什么读作“阴”?这个阴是跟哪儿出来的?这个光又是从哪儿出来的?没有火哪来的光?没有火什么是光?
 
我没有准备,没有备稿,今天就是随机应变,迎面来解这个问题——光阴光阴,那光就是个阳! 是太阳,阴是月亮,两个东西挨着的……我这么没文化,你问我光有光阴,怎么没有光阳,对吗?没有光,阴也没有。太阳背后就是月亮,月亮的前边就是太阳。
 
 
 
 
医易不分家
 
 
 
一个人的病重,按一般医生来看他该死了,但会易的医生就不会这么简单看,还要看他有没有救星,这个救星在哪一方,到时候能不能出现。用周易能预测,死到哪一天,哪个月,死到什么时辰......
 
兵不在多在于精
 
你们都问了我那么多问题,现在我可要拐回来问你们啊。我问你们什么?中医的基础,你要弄清楚,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脉理和药性,这是两个大的方向。那么你脉理没有弄清楚,这个脉搏的二十七脉你都没能弄清楚你怎么审查得清楚呢?我这么一说你们中医都要小心了,下午我就要考。考不上一个人最少三板子吧!
 
那么药性,我准备好几个药性,就是平常用的药性,我问你这个药性你答复不出来,说明你这个中医光是用的汤头,药性你根本不清楚,脉理更不行。这样怎么能把我们中国的中医提倡出来?我们自己不行,所以人家西医看不起我们。现在我脉理背不出来了,药性你问我,黄芪、当归、党参什么性?也不知道了,五十多年不看病了。我现在写个字,写个研究的“研”字都写不出来了。先前当医生的时候四百味药性我不能完全都背,只能背二百多味,但四百味里头我挑出来一百八十味,一百八十味里头挑出来一百二十味,最后只用八十七味药。八十七味药用好了,要顶你一千味药。
 
就是跟那个兵一样的,挑得精了又精。岳飞带兵,有两个元帅,两个元帅里头挑了还不到八百人,牛皋带着嘛,你再多的部队你打不赢他。我们用药跟用兵一样,一千味两千味药,你现在认识一千多味药,但你得把药要弄清楚。
 
人不就是五脏六腑嘛,一经你不要用那么多,一经里头用六味八味药足够了。那么五脏里头,我用五行的药,五脏全了,你这一脏里头我用五味药,或者七味药八味药。那么,你十二个经络,四十味,这二十四季的话,我再用八十多味药,所以我就从这个里头把这个五脏六腑十四经的经络,一个经络多少药,足够足够的了。你把一千味药,你比如说你是热性,我也是热性,那么热性药多,我就用这一个最高级的那个热性药。
 
 
 
平常的人都用姜,姜是九个味,要走九个经络,你光知道两味姜,三味的姜,这个可不够。中药里头最热的是哪几种?大凉是哪几种?温药平药那就不用问了,但大寒大热的药你要知道。一般情况下,病没弄清楚,不能用大攻大泻,你把病认清楚了,大攻大泻一副药就好了。只要稍微有一点差别,人的命就是你这个药害的,死到你这个药上了。
 
天外有天
 
无论医学还是道学,大家可不要认为我高,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过说我多少知道一点,学了七十年的功夫,我没成道,但是多少对这个道学知道点。大家以后我就说一些道友们,你们千万不要骄傲,你只是多少知道一点,可别像很多学校里毕业的学生,出来喊着我是大学毕业,那你就拿着你这个毕业证治病去吧,是不是啊!有些大学毕业的人连个感冒都治不了。我说的这个意思是,我自己吃了骄傲的亏,你们才毕业的学生可不要骄傲啊,骄傲使不得,骄傲会让你失去你后来的大智慧。
 
关于诊断
 
现在诊断我也不行了,不行的原因我是已经将近四十多年到五十年不看病了,我把药书什么的都烧掉了,把心里装的东西全部往外推了,不存在了,因为存在一点东西对修大道有妨碍,所以我就不保存这些东西了。
 
第一个是诊断的问题。我们当中医的,第一就是诊,诊好,然后是断,断是决断,决断这个病我怎么办,用什么办法治。那你拿什么决断?你光靠问、看、听,不行。最标准的就是切脉,切脉能分五脏六腑的动向。病在表、在里、在中,在哪一经、在哪一脏,弄清楚是寒是热,把寒热弄清楚,把脏病分清楚了,你再好好的分析你那个药。哪个药为主,在中间攻;哪个药为辅,在两侧保护;那么最后还要用一个引药......在背后你还要防止有病包抄过来,一时治不好,还有援兵跟你交战,是不是?
 
关于开药、用药
 
那么关于开药的问题,这个病正在反复,正在严重,那么你这一副药,第一个熬的这一汁药吃下去,能把这个病控制了,病不动,但还没好,只要能把这个病控制住,说明你这个药有效。三副药吃了,虽然说还不能全面解决,但它就要把这个病大致上稳定了,它多多少少第三副药吃下的话,它就有点稳定,就有点退。一百成上最少它退上十成八成。要是一百成吃了这三副药的话,能退五十成,那就说明你这个药特别有效。那么再抓第二回的三副,第二回三副看这个病如果还没去掉,或者稳定,或者两三副药六副药吃了这个病还没有大部分去掉,但只要不往回转了,他也总比这个病一天一天的增加强嘛!一天一天地这么去就可以。
 
人说治病如抽丝,慢,得病如山倒,快。治病要一下子去掉很不容易,第六副药或者第七副八副九副药,你能把病弄清楚了,你就可以把这个药量再加上两倍,你原来是一倍,然后再加两倍,用三倍的力量治。我治过一个人,我给他抓了六副药,吃了一副这个病控制了,因为他原来七天七夜睡不着也不能吃,他就熬得太厉害,吃了一副药我看多少稳定了点,我把这六副药剩下的五副药就一下子给他吃了,那一回就是猛攻啊。这么五副药就一下子熬才可以的,当时吃了还不到一个多小时,呼呼睡着了,他这个病只要能睡着,这个病就轻得多了。最后我给他再抓三副药的时候,就按照五副当一副抓。现在为什么加这么大,你用兵用得少了,解决不了问题了,就要加大。这就是现在用药的问题。
 
大家学中医,第一个要学好脉理,你把李濒湖的脉诀找着,然后去背。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也可以,三十六个方子,每一个方子你按照他那个办法,不能说达到百分之百,百分之七八十都能好。
 
关于补泻
 
关于这个灸的问题,是把里面那个寒气经过这个热度,这个针的一转,泻针是当时泻当时取针,把这个血要带出来,不要揉,让这些东西从这个针眼里泻出来。比如我说的五虎群羊针,就是那么一带他的气,一泻就拔。一泻他那个血往外一泚,你跟着那个拔出来,把它的毒全部的带出来了。他长疮,就是气血凝结在一起,首先是气凝结在一起,气凝结血就要停止,血要停止,它必然要烂。这就是说凡是扎大恶疮,是实证,就要泻,让它的血气往外跑。长疮,长大肿瘤,只能泻,不能补。病,是虚证可以补,那么补呢,补要慢慢来,我今天一补,我能把你补个胖子吗?不可能。补是从内里面一点一点的积累,建设一个大楼得几个月,得一年,那要破坏这个大楼不要几分钟,全部消失,破坏快,修补难。
 
 
 
 
道心如铁
 
即便是修道人,都损坏身体这么多,更不要说现在的男女了。过去读书的人,那个女的有道德有礼仪的话,她就说哎呀官人呀,要保护身体,对不对?可是现在呢,不行,现在的男女太过分了,伤害命。伤命伤德,这里面都含着大道呢。道德,德是什么?德是体,体是命,命就是精。命就是由精力来保护。那么你把你自己的命不爱惜,那啥你害怕,你心甘情愿的死了?男女一交合,男的短一百天,女的短五十天,那是你自动一天一天的把你的命变短少了,老天爷没有短你的命,阎王也没有短你的命,是你自己短。一大醉,有修道功夫就短你一百天的功夫。那你说我没有修道,我没有功夫,没有功夫就不短了吗?没有功夫是短你一百天的命。这是真的。我说这个话不是我说的,那是道祖爷的经上都有说的。所以我就是说这个人要保护性命,保护一切。人自己要爱护自己,有的过去女的送男的出去,就说官人出去烈火烧身要小心,官人出去要保重身体,她就是交代你这些话。
 
现在全国全世界有道的人都到山里头不出来,就剩我这没有道的人,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还夸奖自己能行,能行什么?记一个“贪利必死,好名必亡”。你图名图利,你非死到这个名利上不可。我没有开口跟谁要过一分钱,为什么呢?不求人,在困难中间站得直杠杠的。有些人问:“哎,张道长,有没有困难?”我哪有困难呀?我到困难中间必然要提高自己的勇气,饿死不求人,我就有这个决心,我过去都饿死过。到人家地主家里,你吃了没有?我心里说你问这一句话,你是不叫我吃。你正在吃饭的时候可以说,哎,你来了,坐下吃吧。你问人家“你吃了吗?”我就答,“哦,我吃过了,你们吃饭呢,我就出去转一转。”实际上六天了,我没有吃一点东西,人家吃那个白馍这么大,面这么好,你说你不想吃吗?是不是?但是饿死也不吃你那一顿饭,吃你那一顿也解决不了呀。这就回去走到路上饿昏了,这就算是饿死了。可是没死,碰见一个老人把我背回去烧一些开水灌一灌这么又活了,一活活到现在。
 
人在困难中间,我说一句老实话吧。我没来这之前,我在外边寻访了三十多年,第一次出来九年,第二次出来十一年,第三次出来十三年,搁到一块三十三年了。找谁啊?第一个我也访道,访一访看,有没有高人,比我强的;第二个主要是访有没有真真实实修道的后代。但是啊有道学的人,人家不回答,也不解释,因为人家知道“善者不辩,辩者不善,智者不驳,驳者不智”。这是老君爷的《道德经》上八十一章上面有。所以三十年我没遇上几个实实在在修道的人。
 
大小周天
 
我们道家三千六百旁门,佛教八万四千旁门。旁门里头也有成道的,人家的心正,人家有根基,人家是天给的……但凡心不正,就是正法也往往有走错的人,是不是啊?你讲大周天小周天,讲得是天花乱坠,讲得听众都鼓舞的话,可是你很可能讲错了。《道德经》有多人解释,一个人一个样子,一个人一个解释,都是他们各自的理解。
 
 
小周天是阴阳一交汇,就是一个小周天。交汇到极点的时候集中到大气稳定,大周天冲去,在大药冲关的时候,大药冲关,那就是大周天。你大药都没冲关,那是你小周天都不满。你比如我这个缸子,你现在半缸子,你这个水不满,水满自流嘛。吕祖爷的后天百字碑,不是说得很明白吗?“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气回丹自结,壶中配坎离,阴阳升反覆,普化一声雷……”那一声雷是做什么的?就是你阴阳已经满了,它要反覆,它要爆炸,就像小孩儿在他妈肚里那个胎衣要蹬破,他要生。所以把这个“普化一声雷”,把一切三百六十五骨节全部打开,你打开了吗?你根本都不知道。那么打开的那个时候才叫做大周天。你们只要听说人家什么大周天小周天行任督二脉打开了,不要问了,他不知道,你不要跟他再说。是不是啊?所以小周天是性命一交,性和命,肾和气一交就是一周天。那么大周天是什么呢?有先天的周天,有后天的周天,它两个不一样。不过我们今天就这样吧……
 
我们交流中医,我们也交流道学,但是时间不够啊,我恨不得把我这个肚里的东西完全都挖出来,挖空,递给你们,但是没有时间……
在线评论

个人见解
个人见解 于 2013-4-3 19:16:45,点评了:道医会——张至顺老道长发言
评论内容:张前辈对于修性命知道,似乎了解不深,显而易见,他的答话中,没有该有的恬静,显出了急躁,反问句等使用的语无伦次,至于修者,修性者不少,专心修命的可能少,但不会这么少,如我们如雷贯耳的,千峰赵避尘前辈,替他人受天谴,一人渡化八百余弟子,堪称贤者,在他的书中,所陈列的精通性命之人数不胜数,大家一代代传承,不是说着很神奇,而是为了摆脱一些东西,在乱世中立,个人不赞同张前辈。

个人见解
个人见解 于 2013-4-3 19:10:48,点评了:道医会——张至顺老道长发言
评论内容:张前辈的人之当然是有局限的
发布点评
* 标题: 道医会——张至顺老道长发言
* 网名:
* 表情:
* 内容: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丹道网 914329249
推荐网页浏览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新安网盟 后台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