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医馆
  养生堂
十方募化-筹集善款-重修道观
 
查看信息 首页 > 道教医学 > 查看信息  
道教古代医学

发布时间:2011.08.24 新闻来源: 点击:81
 
作者:蔡崇正博士教授

中国传统医学作为科学文化的一株奇葩不但在中国,并且在世界上也占有一席不可抹杀的地位;作为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则对中国传统医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医药知识起源很早,古代关於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庖牺制九针”以治病的传说,尽管夸大了个别神话人物的作用,但它却说明,早在原始社会时期,我们的祖先就通过采集积累了一些关於植物药的知识,并且在长期的生和生产实践中,懂得了利用原始医疗器具治病的技术。

中国古代社会医与巫不分,巫师就是医师。《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大荒山有“巫咸、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由於他们与神灵相通,所以“从此升降,百药爱在”。《山海经?海内西经》也说巫彭、巫咸等巫师“皆操不死之药”。由於古代医学水平低下,巫术迷信盛行,许多疾病既不能得到医治,也无法了解病因,而只能乞求於巫术。於是巫师就成了医师,兼有巫师和医师双重角色。一方面,巫师以各种巫术,如祈祷、祭祀等迷信活动为人们治疗;另一方面,巫师也有一定的医药经验,除了巫术外,他们也用药物为人们治病。迷信与科学交织在一起,而迷信大於科学,是古代社会的普遍现象。

道教与巫术一脉相承。随着社会的演进,上古时代的巫术逐渐演变为神仙方士。神仙方士拥有各种各样的养生术和其它方术,并且也掌握一定的医药知识。战国秦汉时期,神仙观念流行,神仙方士走红,从《韩非子?说林上》关於神仙方士向荆王“献不死之药”和《史记?封禅书》关於方士怂恿秦始皇、汉武帝访仙求长生之药以及其他史书关於仙人、长生和神药的记载看,神仙长生思想已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影响。汉朝出现的《神农本草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药物学专着,此书很可能就是秦汉以来神仙方士为长生不死,在不断收集鉴别药物种类和性能基础上整理汇编而成。道教出现後,神仙方士衍化为道士,神仙养生术衍化为道教修炼术,求仙长生作为道士们的基本追求,影响越来越大。这种求仙长生的直接後果却促进了中国古代医学的发展。

中国传统医学的成就与发展,与道教分不开,而其中贡献最大的是葛洪、陶弘景
和孙思邈。

葛洪(284~364)
葛洪是中国着名的道教医药学家,有关医药着述不少,他撰写的《金匮药方》100卷,可惜早已失传,现存的有《肘後备急方》8卷,《抱朴子?内篇》的《仙药》篇、《极言》篇等,在疾病治疗与预防、药物的性能和监别、养生保健等方面都提出了卓越的见解作出了重大的贡献。葛洪在中国医学史上的历史功绩,具体讲,主要表现在一下几个方面:

第一,葛洪对某些疾病和传染病的认识是相当精确和深刻,在中国医学史乃至世界传染病学研究中都作出了前无古人的历史性记载。天花(smallpox)传染病的记录,最早就出现在葛洪的《肘後备急方》中。在此书卷二《治伤寒时气温病方》中,葛洪记载如下:“比岁有病时行,仍发疮头面及身,须臾周匝,状如火疮,皆戴白浆,随决随生,不即治,剧者多死。治得差後,疮瘢紫黑,弥岁方灭”。由此可见,葛洪对天花病的症状、体徵和病程已有了相当详细的认识,这种认识和记录比欧洲人早 2个世纪。葛洪对结核性传染病的认识也是相当准确的,《肘後备急方》卷一《治屍注鬼注方》说:“其病变动,乃有36种至99种,大略使人寒热淋沥,恍恍默默,不的知其叫苦,而无处不恶。累年积月,渐就顿滞,以至於死。死後复传之旁人,乃至灭门。觉如此候者,便宜急治之”。这里,葛洪不但已清楚地了解肺结核(pulmonary tuberculosis)的症状,而且对结核病传染的认识、危害和传染性也比国外早1000多年。关於急性黄疸性肝炎(acute ictero-hepatitis),葛洪也有认识。《肘後备急方》卷二记载说:“此岁又有虏黄病,初唯觉四体沉沉不快,须臾见眼中黄,渐至面黄及举身皆黄,急令溺白纸,纸即如檗染者,此热毒已入内,急治之。”这种认识是相当全面的,准确地概括了黄疸性肝炎的基本症状。

第二,葛洪不但准确详细地认识了某些传染病,而且认识了免疫的方法,是世界上以免疫法治病的先驱。《肘後备急方》卷七《治卒为猁犬凡所咬毒方》有关於采取“以毒功毒”的方法治疗狂犬病的记载。葛洪所说的“杀所咬犬,取脑付之,後不复发”,即把狂犬杀掉,用含有狂犬病毒的犬脑浆涂在被疯狗咬伤处,以毒攻毒,病人通过这种方法治愈後,不再发病。此壮举比西方法国的免疫学家巴斯德(Louis Pasteur, 1822-1895)早大约1530年。

葛洪不仅懂得免疫(immunisation)法,而且还认识到疾病有潜伏期。以狂犬为例,葛洪认为,“凡猁犬咬人,
七日一发,过三七日不发则脱也。要过百日,乃为大免耳。”葛洪关於狂犬病(rabies)潜伏期(latent period) 的观察和认识,现在看来基本上是正确的。

第三,在医药学方面,葛洪的贡献也是相当大的。在《抱朴子?内篇?仙药》里,葛洪列举了许多药用菌科生物和植物,如石芝、木芝、草芝、肉芝、菌芝等五芝,茯苓、地黄、麦门冬、胡麻、黄莲、石韦、楮实、远志、五味子、天麦冬、桂、菖蒲等等。他不但对罕见的五芝的(即所谓灵芝草一类的菌科生物)形态特徵、生活习性、主要产地、功能作用等作了详细叙述,同时还对其中一些常用的植物药的效能和用法作了较详细说明。例如,葛洪认为“桂可以葱涕合蒸作水,可以竹沥合饵之,亦可以先知君脑,或云龟,和服之”;又如“巨胜一名胡麻,饵服之下老,耐风湿,补衰老也。”此外他还以历史上的人物长期食服菖蒲、桂 、五味子 、地黄、天门冬、茯苓、远志所达到的神奇效果来说明这类药物的价值。

由於葛洪迷信神仙之道,相信服药──特别是食服金石矿物等上等药物可以“令人身安命延,升为天神遨游上下,使役万灵”,一句话,可以长生久视。因此,他不仅神化所谓金、银、珠、玉和五芝的作用,而且也夸大茯苓、五味子、天门冬、桂等常用药用植物的功效,认为服食这类药物也可以达到神奇的效果,从而得出了错误的结论。

但是,葛洪关於各种药用植物形态特徵、生活习性、主要产地、入药部份、使用方法、治疗范围的记述,至今仍有重要的使用和参考价值。他的《肘後备急方》所使用的植物药多达200余种,其他动物药、矿物药等则分别达数十种,并且“率多易得之药”,既便宜又有效,为治疗各种疾病提供了方便。葛洪关於各种药物得记载,对中国医学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明代的医学巨着《本草纲目》、清代的《植物名实图考》等不少医学着作都大量参考和引用了葛洪关於药物学方面的知识。

葛洪对中国医学的贡献,除了以上几方面外,还有不少杰出的成就。如他叙述了脚气病(beri-beri)的来源、症状和危害。他是世界上第一个详细记录了恙虫病(scrub-typhus,tsutsugamushi)的传染媒介、传播方式及症状的人;他记述了各脏腑慢性病、外科、儿科、眼科和六畜病的治疗法。他的医学实践经验也极其丰富,他用水银软膏治疗各种癣疮病(mycosis),用水银制剂配利尿药方治大腹水肿等,都具有开创价值,他关於药物灌肠和腹腔穿刺的治疗方法以及对中风、中毒、缢死等急救方法的知识等等,在中国医学史上都是极其宝贵的经验。此外,他还主张劳逸适度,注意身体锻链,增强体质和抵抗风寒暑湿的能力,有病要及时治疗等等。总之,葛洪作为一个杰出的医学家,对中国医学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陶弘景(456~536)
陶弘景是一位博学多才、出类拔萃的科学家。他知识渊博,兴趣广泛,对天文历算、地理学、军事兵法、炼丹术、医学、药物学等有深入的研究,而其中贡献最大最有价值的是药物学。

陶弘景一生撰写了不少医学方面的着作,主要有《效验方》5卷、《肘後百一方》3卷、《陶隐居本草》10卷、《药总诀》2卷、《养性延命录》2卷和《本草集注》7卷等,其中最有价值的是《本草集注》。如此洋洋大观的医学着作,可惜先後多已散失,现存的《本草集注?叙录》是在敦煌石窟中发现的,篇幅约为原书的七份之一。

从《本草集注?叙录》残卷和後代着作所摘引的内容看,《本草集注》是陶弘景在系统整理、全面总结前人的药学经验基础上写成的药物学巨着。中国第一本药物学着作《神农本草经》问世以後,後世医药学家都把它视为药物学经典。此书共收载药物365种,其中植物药252种、动物药67种、矿物药46种,并根据药物的性能和使用的不同,把药物分为上、中、下3品。由於汉末战乱,《神农本草经》已散失不少,以後又经过反覆辗转传抄以及後人的增减,舛误脱缺随处可见。南北朝时期,药物的性能与分类的混乱已达到相当严重的程度。

陶弘景针对这种错乱和不良的影响,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参考了许多有关图籍、医方和标本,纠正舛误,补充脱缺,对当时的各种本草进行了系统整理和研究。他除厘订《神农本草经》365种草本药物外,又载全面总结长期以来药学经验的基础上,增加了名医副品365种,取名《名医别录》。《本草集注》就是以“精粗皆取,无复遗落,分别科条,区畛物类,兼注名时用土地所出”(《陶隐居集?本草序》)为原则,综合《神农本草经》与《名医别录》而成的。

《本草集注》内容丰富,条理分明,考证严密,系统严谨,是自《神农本草》以来关於药物的又一次系统总结。其价值在於:它针对传统“草石不分,虫兽无别”的弊端,抛弃了古典药学按上、中、下3品对药物进行分类的方法,创立了新的药物分类法,即以药物的自然来源和属性来分类的方法。《本草集注》用这种方法详细记述了药物的名称、来源、产地、性状、监别、功用、炮制、保管等等,把730种药分为玉石、草木、虫兽、米食、果、菜和“有名未用”等7大类。这种药物分类法,既清楚简明又容易归类,从而结束了过去“草石不分,虫兽无别”的混乱状况。

陶弘景的药物分类法在中国药物学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对以後本草学的发展有一定影响。唐朝的《开宝本草》、宋朝的《证类本草》、明朝的医生巨着《本草纲目》所使用的分类法、都是在《本草集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孙思邈(581~682)
孙思邈是中国唐朝杰出的道教医学家,在中国医学史上的贡献和知名度都大於葛洪和陶弘景。孙思邈是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他一生从事医生实践和医学研究,硕果累累,着名的医生巨着《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就是他集毕生的临症经验和结合历代医学典籍的结晶。後世尊奉他为“药王”,足以证明他在医学方面的成就和贡献。

作为一个医学家,孙思邈医德高尚,堪称楷模。他认为人的生命价值高於一切,救死扶伤是医生的神圣职责,这一思想在《千金要方?序》中表现得最为真切:吾见诸方部秩浩博,忽遇仓卒求检至难。如得方讫,疾已不救矣。……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莫逾於此,故以为名也。”可见其境界之高,精神之伟大。

“人命至重”是孙思邈学医的根本动力,同时也是他行医的根本原则。他一生治学严谨,孜孜不倦地从事医学实践和医学研究。他认为:轻浮浅薄,不学无术,沽名钓誉,自以为是,道听途说都是缺乏医德的表现,是行医之大忌。他主张医生应博览群书,在业务上应精益求精,在这方面,他本人就是表率。他在医学上取得的重大成就,与其刻苦好学的精神分不开。他在《千金要方?序》中说:他“青衿之岁,高尚兹具,白首之年,未尝释卷。至於切脉、诊候、采药、合和、服饵、节度、将息、避慎、一事长於己者,不远千里,伏膺取决。”正是这种不耻下问、手不释卷作风,使孙思邈成为一代名医。

孙思邈不但医术高明,而且心胸开阔,博爱宏达,富同情心。他认为,对任何病人,无论是贫富、贵贱、亲疏智愚如何,都应该一视同仁。他说:“凡太医治病,必当安神定态,无欲无求,光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苦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贼贫富,长幼研蚩,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亦不得瞻前顾後,自虑吉凶,护惜生命,见彼苦恼,若已有之,……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作为一个道教医学家,孙思邈集道家之开阔,佛家之侧隐、慈悲为一身,忠诚奉行“不为利回,不为义疚”的行医原则,急病人之所急,“一心赴救”,把个人的一切利弊得失,荣辱毁誉统统置之度外,体现了一个学家的光辉人格和崇高境界。这种精神确实难能可贵,是我们传统之价值所在,值得继承和发扬,符合本研讨会“华人宗教社会责任”的主题。

孙思邈作为一代名医,对中国医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圆通博大,汇融百家,集唐以前医学之大成。《千金要方》全书30卷,计232门,收合方论5000余首,针灸方1000余种,书中内容包括中医基础理论和临症各科的诊断、治疗、针灸、食治、预防、卫生等等,以及导引、按摩、气功等养生术。《千金翼方》是《千金要方》的续编,30卷,辑录药物800余种,又在《千金要方》基础上,对内、外科病症的诊治有所增补,并收载了《千金要方》未记载的古代方剂2000余首。两书涉及面之广,几乎无所不包,堪称唐代中医的百科全书。

孙思邈成就斐然,概言之,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广泛徵集医方。随以前,由於历经战乱,医书籍散失不少,到唐代时已所存无几。孙思邈积80余年心血,收集整理唐和唐以前的医方。他的《千金要方》搜集了医方4000多首,晚年编撰的《千金翼方》又搜集了2000余首,内容极为丰富,既有历代名家流传下来的药方,又有民间使用的秘方、偏方,还有从西域、印度等地输入的医方。孙思邈记录的医方,为丰富中国的医药学立下了不朽功绩。

第二,对本草学的分类,孙思邈对本草学造诣极深。他在《千金要方?序》中明确指出:“方药本草,不可不学。”他对菜肴的季节、药名、药物的出处和来源、药物的鉴别及用药处方等都有较深的研究。他关於按药物功效并结合其自然形态进行分类的方法,既具有科学性,又简明方便,具有实用性。

第三,对张仲景《伤寒论》的整理。孙思邈晚年着手整理汉代医学名着《伤寒论》,对伤寒(typhoid)症状、宜忌(如忌汗、宜汗、忌吐、宜吐等等)、治疗方法都作了较详尽的论述,发扬光大了《伤寒论》的医疗思想。

此外,孙思邈对传染病的认识、防治和护理也有较突出的创获。他对霍乱(cholera)主要症状有较深的认识;他一生治疗600余位麻疯病(leprosy)患者,积累了治疗麻疯病的丰富经验。他把痢疾(dysentery)分为3种类型,即热痢、冷痢和疳灦痢,并记述了典型症状和治疗护理方法。他重视妇女保健,对难产、子死腹中、逆生、胞衣不出,下乳及产後诸症均分别作有论述并列有多种医方。他关於新生婴儿的护理和一些急救方法的论述,至今仍具有一定合理因素。他对饮食疗法作了专门论述,对与人类生活关系密切的果实、蔬菜、谷米、鸟
兽等150余种食物的食疗作用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和分析,其中不少已为现代药物试验或临床诊断所证实。他关於针灸与药物配合治疗的观点,至今仍有实用价值。

总之,孙思邈作为中国古代的道教医学家,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杰出人物,对後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以上只是以道教着名医学家葛洪、陶弘景和孙思邈为例,简要介绍了道教对医学的贡献。除上述3人外,道教教徒中精通医学并作出贡献的还大有人在。例如中国现存最早针灸学(acu-moxibustion)专着《针灸甲乙经》就是魏晋时期的道士皇甫谧在前人的医学着作的基础上,结合个人治病的经验总结整理而成。《针灸甲乙经》记述穴位349个,其中单穴49个,双穴300个,该书不但纠正了晋以前经穴混乱的现象,统一了穴位,而且具体指了针刺的深度、留针时间和艾灸时间。作为一个针灸学经典着作,《针灸甲乙经》是对晋以前针灸学的系统总结
,对以後针灸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总而言之,道教医学作为中国古代医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其贡献是相当广泛和巨大。它为中国医学的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留下了不少有价值的着作,仅《道藏》收集的有关医学方面的着作就至少不下於250种,所涉及的领域几乎遍及中国传统医学的各个方面。当然,由於神仙观念和封建迷信的影响,道教医学中掺杂了不少非科学性的糟粕──这是我们应该批判和清除的,但是,道教医学作为传统文化珍贵遗产的一部份,至今仍然闪耀着光辉。
在线评论
发布点评
* 标题: 道教古代医学
* 网名:
* 表情:
* 内容: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0-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丹道网 914329249
推荐网页浏览分辨率1024*768 技术支持:新安网盟 后台管理登陆